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

小说阅读网 -> 历史军事 -> 经济大清

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易容(下)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????胤祚一声松绑,围着老和尚的兵丁便伸手去解绳子。

????老和尚身上绑的缉盗扣是由民间猪蹄扣演化而来,猪蹄扣则是民间用于捆猪的扣子,越挣越紧。

????而缉盗扣则比猪蹄扣复杂的多,犯人全身有绳结九处,四处绑在上身,四处绑在下身,后背还有一个总扣,九个扣子全在身后,犯人凭自己根本不可能解开。

????就跟砍头、凌迟也都算手艺一样,这缉盗扣的系法和解法都是衙役们的传家之秘,旁人根本无从得知。

????兵丁刚解开老和尚的总扣,正要去解肩胛骨上的手扣,只听得胤祚道:“那我就是傻子!”

????上下两句合起来便是“松绑?那我就是傻子。”

????两句话间喘气可够长的。

????兵丁听了一愣,连忙手忙脚乱的再把扣子系回去。

????胤祚一直盯着老和尚,见他自始至终没有妄动,暗想,莫非这老和尚真的不会武功?

????“松绑是不可能的,你若想展示真容,便叫我手下代劳,若不想,我也不强求。”胤祚淡淡道。

????老和尚笑道:“也罢,既然殿下信不过老衲,就叫兵丁下手吧。”

????善扑营总管看了眼胤祚,胤祚点点头。

????“你去。”总管挑了个机灵的兵丁。

????老和尚指挥那兵丁拿了把最长的刀片,而后道:“从我脸上由天灵盖过鼻梁到下巴划上一刀。”

????“这……”那兵丁闻听此语,不免有些胆寒。

????老和尚道:“下刀深浅三分五厘,指压刀背,一力贯之。”

????那兵丁也是见惯了生死的,一时胆怯之后,定了定心神,便上前下刀。

????那刀极锋利,一碰皮肉,一缕鲜血便留了下来。

????“再用力些,手不要抖。”老和尚道。

????而后那兵丁将刀缓缓划下,一路划到老和尚鼻梁,已是鲜血淋漓,皮开肉绽,那兵丁也不免手颤了几分。

????待到那刀划至下巴时,老和尚整张脸已鲜红的恐怖。

????离得近些的侍卫都不敢正眼直视,胤祚看的胃里翻涌不止,移开目光。

????就在此时,老和尚用力一蹦,原地跳了起来,压在他肩上的两把刀全都撞开,下巴上的刀直接划断了他胸前交错的数道绳子。

????而后他一挣,上身绳子全都崩开。

????一切发生的太快,兵丁还未反应过来,刹那间,老和尚已夺过了刀,横着挥出,三个兵丁颈血狂飙。

????漫天血雨中,老和尚划开腿上绳索,一步踏上,其势如饿狼扑食,哪还有半点老迈之像。

????一刀送出,正指胤祚眉心,沾满血水的刀尖上寒光熠熠。

????电光石火间,老和尚一声惨叫,捂着胳膊退了三步跌坐在地。

????胤祚身前,一个攥着刀的断手落在地上。

????身侧,善扑营总管缓缓收刀回鞘。

????“好刀法。”老和尚抽着冷气恶狠狠的道,“想不到断门刀的后人,竟也为康熙狗贼卖命了,可笑!”

????胤祚诧异的看了那总管一眼,刚刚那一刀实在太快,比之日本居合术还要快上十数倍,胤祚甚至根本没看见刀光。

????没想到宫里竟还有这样的人。

????胤祚命令道:“先止血,别让他死了。”

????老和尚跌坐在地上,任由兵丁捆绑上药,脸上已是一派委顿。

????“我蛰伏三十余年,皆为了今日之事,没想到,谋略失败了,武功也失败了,天意如此啊……”老和尚喃喃道。

????待老和尚被重新捆起来后,御医上前治伤,待看到老和尚脸部伤口时“咦”了一声,而后从医箱中,拿出刀来,顺着老和尚的面皮就下刀。

????胤祚吃了一惊,但也没有出声。

????一炷香的功夫,御医将老和尚左右两侧面皮割下,这才露出老和尚的真容。

????只见他脸上无毛无发,火烧的疤痕遍布整个头部,鼻梁极平,嘴唇极薄,整张脸就如同在皱巴巴的糙纸上画了两个眼睛一般。

????周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????胤祚原以为老和尚说他会易容术,不过是为了制造行刺的机会,没想到竟是真的。

????御医看着那两片面皮,啧啧称奇,连忙呈给康熙道:“皇上,这便是那老和尚的面具,此物大概是猪皮制成,然后涂上胶水,套在头上,只是……此物触感纹理,均与人皮无异,毛发几可以假乱真,能将此物套在头上,而不露出破绽,也当真是……匪夷所思……”

????“呵呵呵……”老和尚笑道:“那就是人皮,毛发也都是真的毛发,人皮一旦褪下,很快便腐臭发烂,我以秘法修补,仍然要半个月换一次,才能不被看出来啊。”

????他样子得意,像是在介绍自己的艺术作品。

????褪去了僧人皮囊后,此人讲话的口音、语调竟完全变了,也不再自称“贫僧”。

????胤祚心里算了算,若是从三十多年前,老和尚冒充静流寺方丈算起,至今为了做人皮面具,已杀了上百人不止了。

????念至于此,不由觉得可怖异常。

????一瞬之间,胤祚对那所谓的易容术秘籍,也没什么兴趣了。

????“可惜啊!可惜!”老和尚已有些疯癫的自语道,“易容之术传承千年,今日便要断在我手上了!哈哈哈!快哉!快哉!”

????“押下去吧。”善扑营总管道。

????“且慢。”胤祚阻止,而后对着老和尚道,“告诉我,你的戒碟是谁签发的?你怎么认识的普善大师?是谁引荐你入的灵谷寺?”

????戒碟即僧人的身份证,自唐代起便由官府签发,因为僧人不缴赋税,因此朝廷对僧人戒碟审查很严。

????老和尚底细不清,又前后装成智空、广远两个和尚,能弄到戒碟,必是官府中有人帮衬。

????老和尚得意的大笑:“六殿下,六王爷,这些问题的答案,贫僧要带到棺材里去了!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。”

????“等上了刑具,看你还能不能硬气!”善扑营总管戏谑道。

????胤祚想了片刻,叫来一个兵丁,叫他附耳过来,耳语几句,而后那兵丁又到了老和尚身边,讲那番话悄悄说了。

????老和尚闻言,愣了许久,而后叹口气道:“也罢,我就告诉你个名字。”

????周围所有人顿时屏息凝神以待。

????康熙更是迷起了双眼,眼神中,满是森然杀气。

????今天不论从老和尚口中说出的是谁的名字,都是九死无生!

????“索额图!”

????老和尚嘴角带着笑意,轻声道。

????三个字,像是陨石砸落一般,砸在所有人的心头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